探寻未解之谜 发现世界之最
解密世界之谜 猎奇有趣事件

中国大案要案纪实:1988年荆门无头尸案又名1988年荆门姐妹案(1988年荆门碎尸案),凶手已抓获_谜案

谜案

1988年荆门无头尸案又名1988年荆门姐妹案(1988年荆门碎尸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破案了吗?1988年荆门无头尸案是一起湖北荆门特大碎尸案,法网恢恢,最终经过警方的连番追踪,最终将龙德江这个罪大恶极的杀人恶魔抓获。具体详情,请跟随猎奇岛小编一起来看看1988年荆门无头尸案相关内容吧!

1988年荆门无头尸案又名1988年荆门姐妹案(1988年荆门碎尸案)始末

中国大案要案纪实:1988年荆门无头尸案又名1988年荆门姐妹案(1988年荆门碎尸案),凶手已抓获_谜案插图

1988年9月6日清晨,一个骑自行车的男青年,冒着腾腾雾气,急驰在207国道上。小伙子叫刘和庆,是荆门市沙洋区四方乡砖桥村农民,正急赶路到纪山村去帮工盖房。当他行至207国道1076.5公里处时,猛地瞥见路旁池塘里隐浮着三条鼓鼓囊囊的麻袋,会不会是夜行货车上的物资落下去,滚进了鱼塘中?

他一边琢磨着,一边停车卷起裤腿,下到水里,把一个麻袋拖到身边,用手一捏,“嗬”!软绵绵的。顿时,一股神秘、恐怖的感觉袭上心头。这时,恰逢四方乡村民刘士兵、余明成和一群筑路民工也路过此地,大伙儿围上来七手八脚地解开麻袋,里面冲出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接着,便看到一条人的大腿……刘和庆等人飞车赶到四方派出所报案。

上午9时许,荆门市公安局副局长田文政、刑侦科长曹裕庭带领侦查员和沙洋分局的侦察员相继赶到现场。侦查员们发现,三条崭新麻袋中分别装着两具女人的尸块。经拼接,两具女尸的肢体基本完整,但没有两人的头颅。经仔细勘查:

第一具尸体的年龄在60岁上下,身高1.5米左右,体形瘦小,上身穿一件白底蓝色方格衬衣,下身穿一条蓝色针织绦纶长裤,脚穿黄色丝光袜。左手食指、中指处呈黄色,有抽烟习惯。其长裤兜里装有一张从四川梁平至万县的公共汽车票,上面盖有“8月31日9时50分”的戳记。

第二具女尸的年龄为40岁上下,身高1.60米左右,体形肥胖。上身穿墨绿色柔姿纱衬衣,衬衣口袋内装有万县至沙市的轮船票、四川梁平的粗粮票和一张写有“件”、“尺”、“元”等文字的电报纸。

除此之外,还有犯罪分子用来包裹尸体的浴巾、绒、白布条和塑料薄膜。然而,所有这些,均不能证明死者身份。负责指挥现场勘查的田文政副局长说:“这真是一起无头的无‘头’案”。

当天下午,荆门市公安局局长吴方清主持召开了案情分析会,会一直开到深夜,经反复分析,大家认为:

1、从死者的穿着、打扮及身上发现的车、船票、电报纸上记载有“件”、“尺”、“元”的字样来看,她们可能系四川境内从事布匹一类生意的人。

2、中心现场地处公路交通要道,过往行人、车辆较多,不具备作案条件,此处不是第一现场。从死者携带的船票是在沙市起点、犯罪分子用来包裹捆托尸块的物品多系棉布条、绒布和浴巾等纺织品看,杀人碎尸现场可能在纺织工业比较发达距抛尸现场只有20多公里的沙市,案犯可能与纺织业有关。

3、罪犯杀人后,有充足的时间肢解、捆扎、包装尸体,而且尸表干净,因此,在室内作案的可能性大;包装均用针线缝合,所以,有女人参与作案的可能。

4、根据死者胃内食物消化程度判断,是饭后2至3小时遇害。从尸体腐败程度判断,遇害时间在5日上午9至10点钟。

根据以上分析,吴局长当即拍板兵分两路:由刑侦科科长曹裕庭率一支队伍赴沙市,向沙市市公安局通报案情,请求协助配合,以期发现踪迹;派侦查员程昌雄、廖泽平赴四川梁平,核查死者身份。

南昌曝出两颗头

1988年9月8日傍晚,由北京开往南昌的148次列车到达了南昌站。21时,南京6组列车员王本道进入了7号车箱接班时,发现7、8、9号座位下有一条麻袋,不知装的是什么东西,随即向车长章旭报告。于是章、王二人把麻袋拖出来,将麻袋扎口绳索剪断,见里面还有一草绿色帆布袋,再解到里面,又露出一塑料编织袋……车长章旭顿生疑窦,赶紧叫来乘警曾海林,由曾打开了最后一层白色塑料袋,发现里面竟装着两颗人头!

上海铁路公安局南昌分局、南昌市公安局和江西省公安厅接到报告后迅速派出刑侦、技侦人员及有关领导赶到现场。经勘查:

一号头颅: 60岁左右,发长12cm(有白发),单眼皮,有7颗假牙并呈黄色,与抽烟有关,头部多处损坏。

二号头颅:40岁左右,黑发,发长9.5cm,单眼皮,小鼻子,面部脂肪丰富,整个头皮及颜面的软组织均未见损伤。

经法医鉴定:两名死者死亡时间相同,约有5天左右;一号头颅系脑严重损伤而死,二号头颅系窒息死亡;两名死者均系O型血。

此外,裹扎两颗头颅的包装除麻袋、帆布袋、塑料袋外,还有旧单人沙发枕巾、黄底大花旧双人枕巾、灰色黑隐条纹女长裤、白底小红花松紧带女短裤各一条……

此系一特大杀人碎尸案无疑。

为此,1988年9月9日上海铁路公安分局向全国各地公安机关发出了“协查通报”,并组织150名铁路公安干警沿铁路线,全面展开侦查,以期发现线索。

上海铁路公安局的《协查通报》很快到了湖北省公安厅,继而到了荆门市公安局。尸首异地,相距千里,会不会是同一起案件呢?荆门市公安局上至局长、下至一般干警都在关心和思考这个问题。

9月11日下午,荆门市公安局接到省公安厅的通知,当即派出法医陈卫东和一名刑警奔赴南昌,提取两颗人头。

在公安部的统一协调下,由湖北省公安厅牵头,9月14日在荆门召开了联席会议。与会者有风尘仆仆赶来的上海、南昌、武汉铁路公安机关的负责同志,以及湖北省公安厅刑侦处处长单帮桃、荆州地区公安处副处长张家会、沙市市公安局副局长刘安林、荆门市公安局局长吴方清、副局长田文政,还有各地刑侦负责人。会议由湖北省公安厅副厅长艾汉金主持。

会上,南昌、荆门两地分别介绍了案情,法医进一步对两地的尸块进行了人体结合。与会者一致认为,南昌和荆门两地的尸块无论从死者年龄、遇害时间,还是从犯罪分子用于包装尸块的材料和包装方法等方面看,都有相似之处,同属一起案件。最后,艾副厅长决定:此案由荆门市公安局受理,各有关公安机关加强协助,力争尽快破案。

梁平觅踪

侦查员程昌雄、廖泽平接到查明死者身份的任务后,一路乘船溯江而上,首先到了四川万县市。他们在当地公安部门的配合下,遍访全市10余家旅社,均未发现8月底9月初有一瘦一胖、一老年一中年妇女投宿。于是又马不停蹄乘车直奔梁平县。

当程、廖二人向梁平县公安局的同志出示了从死者身上掏出的那张汽车票后,梁平县公安局马上出动干警,深人各居委会,“对号入座”。

程、廖则来到梁平县小商品市场,他们发现摊子上有卖与死者身上穿着同样的衣料。于是小程上前与商贩们攀谈起来。

“你们这些商品是从哪里进来的?”

“上货的位置多着呢,上有重庆,下有宜昌、沙市、武汉。”

“最近有人去沙市进货吗?”

“咋没有?”几个摊贩板起手指一算就举出7、8个。

“有没有一个四十多岁胖胖的女子?”程昌雄进一步问。

“有!”一个商贩答。“雷发玉前几天就下沙市了,还没回来呢。”

“雷发玉”?程昌雄又问了一句,转身就往公安局走。殊不知,这时雷发玉的丈夫——县煤建公司会计邹祥珍已闻讯坐在刑警队的办公室里了。

当程、廖向邹出示在荆门境内发现的碎尸照片和遗物时,50多岁的邹祥珍一眼认定胖子就是他47岁的妻子雷发玉,瘦子是雷的同母异父姐姐严家玉,时年62岁。邹祥珍痛不欲生。当地派出所的同志又马上通知严家玉在梁平镇职业中学教书的儿子陈平……

陈平一见惨不忍睹的照片和遗物,呛天哭地,点头认定是其母亲。

原来邹的妻子雷发玉是梁平县中城区天竺乡供销社的承租经理,1988年7月2 8日,邹雷夫妇一同到四川丰都出差,当晚,雷发玉在丰都县政府招待所与一30多岁的妇女同住一室。那女人自称张萍,是湖北省沙市荆沙棉纺厂劳资科干部,并说,沙市的棉布便宜,她这次出差就是推销棉布的。正好,雷发玉想为供销社进一批白布。于是,两人越套越近乎,越谈越投机,雷表示,回梁平后,立即筹措资金,亲赴沙市进货;张萍说,她还要到重庆办点事。第二天分手时,两人相约8月下旬在梁平碰头,同去沙市。邹祥珍继续介绍说,8月30日下午6点多钟,他的家中来了一男一女两人,男的35岁左右,中等个头,团团脸,肤色白黄,身体比较壮实,穿着也挺讲究;女的30多岁,身高1.58米左右,不胖不瘦,嘴唇稍厚,脸色腊黄,象有病的样子,但打扮得比较洋气。

经过介绍,邹祥珍才知,那女的就是老雷丰都邂逅的张萍,男的初次见面,是湖北当阳紫盖贸易公司的胡远祥。

寒喧几句后,胡远祥从一黑色人造革提包中拿出白布样品,老雷一看大喜,当即下厨做饭。

席间,

上一页
下一页

更多最新谜案尽请关注!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芝麻世界 » 中国大案要案纪实:1988年荆门无头尸案又名1988年荆门姐妹案(1988年荆门碎尸案),凶手已抓获_谜案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芝麻世界 探寻未解之谜

解密世界之谜科普知识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