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未解之谜 发现世界之最
解密世界之谜 猎奇有趣事件

被社交媒体“控制”的人

  技术给人赋能,让人具备某种能力,能去做某事,而所做的事,是可好可坏的。一旦具备了做某事(哪怕是坏事)的能力,人可能会难以自控,会“身怀利刃,杀心自起”,产生这种心思、这种倾向,就会有一部分人将潜能变成现实的行动。

  拿互联网,尤其是社交媒体来说,它的一个倾向是特别适合传播谣言。信息在社交媒体上传播,基本不需要增加新的成本(无需新增多少电费、网费),而其传播能力又极强(在微信群中传、在朋友圈中传、在微博上传等),传播速度又极快。网民对信源通常是不考察的,或者不具备考察的能力。再说,手机屏幕能有多大?上面能写多少(让人看得清的)字?哪有空间写具体出处?所以,一些没有权威出处的话、一些没头没尾的话,可能因为符合一些人的心愿而被链式传播。那些传播者会认为,既然有人传给我,那我也可以接着传。

  还有一些居心叵测的人会蓄意制造谎言。现在语音合成技术、视频换头术发达,要造一些假音频、假视频也是非常容易的。对于职业骗子,甚至是职业骗子机构的高明骗术,一般网民哪能辨别得出来?谣言只要迎合他们的心愿,他们就愿意充当二传手。

  让人不断更新信息,以致难以聚精会神,这是互联网,尤其是社交媒体的另一种倾向。记得20世纪90年代刚开始使用电子邮件时,我每天都会在个人电脑上接收几次乃至几十次邮件。很渴望刷新,总想知道,是不是又有人给我发了邮件。这跟没电子邮件时要隔一两周才能等到一封回信是不一样的。新技术加快了人们的交流节奏,让人失去耐心。

  20多年前的电子邮件时代都是如此,何况现在所处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手机成了人体的新器官,上面有那么多的即时通信软件,信息在上面不断地、快速地流动,每一个小时、每一分钟都在更新,它们还不断提醒你,不看就可能错过什么重要的东西,譬如某个大红包。在这种技术的冲击下,人哪还能集中注意力?我们的时间被打散了,我们的精力被大量用到看更新上,而观看这种很快转换主题的信息流,除了导致眼干颈椎疼,基本不会给人带来收获。即时通信并没有提高我们的工作效率,相反,在很多时候降低了我们的效率。

  对于工作时间开小差,过去单位会处罚当事人,现在很少如此了,因为管理者自己也忍不住会在上班时间刷社交软件。技术带来了这种倾向、这种可能性,没什么人能控制住自己,哪怕明明知道它们带来的影响并非都是好的。回想起来,我能坚持较长时间不刷手机的就三个时间:睡觉时、上课时、打球时。听报告时我也忍不住会看手机。

  人是技术动物,靠技术而生存、生活。人以为自己是自由、自主的,却无时无处不在技术的控制之中。不管喜欢与否,这都是事实。

  (作者:熊卫民,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

  技术给人赋能,让人具备某种能力,能去做某事,而所做的事,是可好可坏的。一旦具备了做某事(哪怕是坏事)的能力,人可能会难以自控,会“身怀利刃,杀心自起”,产生这种心思、这种倾向,就会有一部分人将潜能变成现实的行动。  拿互联网,尤其是社交媒体来说,它的一个倾向是特别适合传播谣言。信息在社交媒体上传播,基本不需要增加新的成本(无需新增多少电费、网费),而其传播能力又极强(在微信群中传、在朋友圈中传、在微博上传等),传播速度又极快。网民对信源通常是不考察的,或者不具备考察的能力。再说,手机屏幕能有多大?上面能写多少(让人看得清的)字?哪有空间写具体出处?所以,一些没有权威出处的话、一些没头没尾的话,可能因为符合一些人的心愿而被链式传播。那些传播者会认为,既然有人传给我,那我也可以接着传。  还有一些居心叵测的人会蓄意制造谎言。现在语音合成技术、视频换头术发达,要造一些假音频、假视频也是非常容易的。对于职业骗子,甚至是职业骗子机构的高明骗术,一般网民哪能辨别得出来?谣言只要迎合他们的心愿,他们就愿意充当二传手。  让人不断更新信息,以致难以聚精会神,这是互联网,尤其是社交媒体的另一种倾向。记得20世纪90年代刚开始使用电子邮件时,我每天都会在个人电脑上接收几次乃至几十次邮件。很渴望刷新,总想知道,是不是又有人给我发了邮件。这跟没电子邮件时要隔一两周才能等到一封回信是不一样的。新技术加快了人们的交流节奏,让人失去耐心。  20多年前的电子邮件时代都是如此,何况现在所处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手机成了人体的新器官,上面有那么多的即时通信软件,信息在上面不断地、快速地流动,每一个小时、每一分钟都在更新,它们还不断提醒你,不看就可能错过什么重要的东西,譬如某个大红包。在这种技术的冲击下,人哪还能集中注意力?我们的时间被打散了,我们的精力被大量用到看更新上,而观看这种很快转换主题的信息流,除了导致眼干颈椎疼,基本不会给人带来收获。即时通信并没有提高我们的工作效率,相反,在很多时候降低了我们的效率。  对于工作时间开小差,过去单位会处罚当事人,现在很少如此了,因为管理者自己也忍不住会在上班时间刷社交软件。技术带来了这种倾向、这种可能性,没什么人能控制住自己,哪怕明明知道它们带来的影响并非都是好的。回想起来,我能坚持较长时间不刷手机的就三个时间:睡觉时、上课时、打球时。听报告时我也忍不住会看手机。  人是技术动物,靠技术而生存、生活。人以为自己是自由、自主的,却无时无处不在技术的控制之中。不管喜欢与否,这都是事实。  (作者:熊卫民,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文章来源于互联网中科网:被社交媒体“控制”的人 更多科普知识,欢迎关注芝麻网!

相关推荐: 伦理电影排行榜前十名,你看过哪几部呢?

你能告诉我你看了多少部韩国电影吗?毫无疑问,除了好莱坞电影外,还有许多人都喜爱看看韩国电影。电影是一种文娱咱们,让咱们精力振奋的方法。至少每个周末看一部电影是很重要的,这样咱们就可以在文娱上花点时间。让咱们来看看2017年十佳韩国电影吧。1.标靶这是2017年…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芝麻世界 » 被社交媒体“控制”的人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芝麻世界 探寻未解之谜

解密世界之谜科普知识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