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红楼梦薛宝琴,新红楼梦薛宝琴美到让宝玉惊叹

   芝麻世界小编今天带你了解“新红楼梦薛宝琴”:

  薛宝琴是谁?新红楼梦薛宝琴究竟有多美?

  薛宝琴的美貌人见人爱,薛宝琴“年轻心热,且本性聪敏,自幼读书识字”,书中竭力表现她的才华横溢,芦雪庵争联即景诗,她与宝钗、黛玉共战湘云,妙句迭出,从容自如;后来吟红梅花诗,技压李纹、岫烟;第七十回众人填柳絮词,惟独她那首《西江月》声调壮美;尤其是第五十一回,她一人独作怀古诗十首,以素习跟着父亲所经过各省内的古迹为题,每首还各隐一件物品;虽然历代“红学”家对这十件物品的谜底始终未能达成共识,但大多数研究者都认为这十首“新编怀古诗”又暗示着书中十位女子的命运,只是它们分别是在暗示谁的命运?

  

新红楼梦薛宝琴,新红楼梦薛宝琴美到让宝玉惊叹插图

 

  薛宝琴是谁

  薛宝琴是谁?

  薛宝琴,是《红楼梦》第四十九回才出现的人物,她是皇商之女,“他(红楼梦原文女性也用这个他)从小儿见的世面多,跟他的父母四山五岳都走遍了。他父亲是好乐的,各处因有买卖,带着家眷,这一省逛一年,明年又往那一省逛半年,所以天下十停走了有五六停了。”所以她的见多识广,她八岁时跟父亲到西海沿子上买洋货,还接触过真真国的披着黄头发、打着联垂的,黄发碧眼的小洋女子,甚至还藏得有那小女子的一首诗。她是薛姨妈的侄女,薛宝钗的堂妹。她长得十分美貌,她自幼读书识字,本性聪敏。她有“年轻心热”等许多优点,在大观园里曾作《怀古绝句十首》。是一位近乎完美的人。她的美艳与纯真和邢岫烟的内敛与清高、李纹、李琦的超脱与淡然截然不同,十分耀眼。

  才貌兼备之美

  薛宝琴是在作者的浓墨重彩中,千呼万唤始出来的人物。宝玉先就称奇叹绝:“奇在你们成日家只说宝姐姐是个绝色人物,你们如今瞧瞧他这妹子,我竟形容不出了。“老天,老天,你有多少精华灵秀,生出这些人上之人来!”她成了晴雯眼中的水葱儿,探春也说:“据我看,连他姐姐并这些人总不及他。”若此,连一贯沉稳的袭人也瞧去了。在这里面作者用了侧面烘托的手法来表现宝琴之美。宝玉的“形容不出”四个字是说美到了极至,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

  首先让我们来看雪中的大观园,在一片纯白,并无二色的琉璃世界里,众人赏雪游玩,四顾粉妆银砌,忽见宝琴披着那件凫靥裘站在山坡之上遥等,身后一个丫环抱着一瓶红梅。贾母喜得忙问:“你们瞧,这山坡上配上他的这个人品,又是这件衣裳,后头又是这梅花,象个什么?”众人都说象老太太屋里挂的仇十洲的《双艳图》,贾母摇头:“那画的哪里有这件衣裳?人也不能这样好!”老太太很有眼力,说的没错,画中的境界哪比得上生活中的境界,眼前但见白雪红梅,交相辉映,衣妆人品,外华内美,明艳莹洁,自然天成。真是:“琉璃世界人争羡,忽露芙蓉面。绿鬟肩阁一枝梅,仿佛瑶台仙子扫花回。”“且凭咏古遣新愁,一任莺莺燕燕语绸缪。”薛宝琴当之无愧!

  新红楼梦薛宝琴才华横溢

  其次论才。且不论其十首怀古诗的精彩绝伦,单单是芦雪庵联诗,宝琴黛玉共战湘云,结果诗句之多,湘云第一,宝琴第二,黛玉屈居第三。宝琴诗才之敏捷竟然超黛玉而追湘云。邢岫烟、李纨,宝琴三人分别做了咏梅诗,宝琴的诗这样写的:“疏是枝条艳是花,春妆儿女竞奢华。闲庭曲槛无余雪,流水空山有落霞。幽梦冷随红袖笛,游仙香泛绛河槎。前身定是瑶台种,无复相疑色相差。” 众人称赞了一番,都指宝琴的一首更好。黛玉湘云二人斟了一小杯酒,齐贺宝琴。由此可见宝琴之才,非大观园中众女儿家所能比拟的。锦心绣口,才貌双全,薛宝琴才真正的当之无愧,她若称第二,大观园中就没有第一了。

  思想性格之美

  先说性格之美。人见人爱的薛宝琴,年轻心热,本性聪敏,自幼读书识字,见多识广。书中竭力表现她的才华横溢又见众姊妹,都不是那轻薄脂粉,且和姐姐们温和默契,故也不肯怠慢她们。其中又见黛玉是个出类拔萃的,便更与黛玉亲敬异常。宝钗对湘云说:“说你没心,却又有心;虽然有心,到底嘴太直了。我们这琴儿就有些象你。”这句话表明,宝琴兼有湘钗黛性格上的优点,有宝钗之和而无其冷,有黛玉之高而无其僻,有湘云之快而无其憨。这样在作者的侧面烘托与内心描写之下,一个性格完美的薛宝琴跃然纸上,让每个人都会产生亲近之感。本是“小心眼”的林黛玉不但没有吃醋,反而在宝琴写诗涉及一些大家闺秀不该看的戏文后为她辩护。薛宝钗平日那么“大度”,倒是说出几句酸话来,明显有嫉妒宝琴的意思。晴雯很苛刻的人,也赞扬宝琴长得水灵,贾母是比亲孙女还看重她。且举一例说明:贾母对她的极端宠爱,产生出连锁反应,后来贾府大总管赖大家的专门送了两盆上好的蜡梅和水仙给薛宝琴,宝琴也很会做人,她把一盆蜡梅转送给了探春,一盆水仙转送给了黛玉。此处可见一斑也!

  

新红楼梦薛宝琴,新红楼梦薛宝琴美到让宝玉惊叹插图(1)

 

  新红楼梦薛宝琴

  这个年岁比诸钗都幼小的少女,具备较众姐妹远为广阔丰富的阅历和见闻。她从小就见过世面,她必然视野宽广,思想可谓解放,而且注重实际。因此那十首怀古诗所跨越的巨大时空视野,也就寄托了她无限的思量与感慨。最后的两首《蒲东寺怀古》和《梅花观怀古》,竟用的是《西厢记》和《牡丹亭》中题材,惹得宝钗责为“史鉴无据”,让林黛玉说:“这宝姐姐也忒胶柱鼓瑟、矫揉造作了!”把宝钗驳了回去。一次宝钗主张诗社以《咏<太极图>》为题,宝琴立即反对,说弄些《易经》上的话来生填,有何趣味。这些地方,都可见出薛宝琴这一形象的思想倾向,往往同宝钗异趣,而与黛玉同调。在辩论中黛玉四人都看过这种“邪书”,却又都赶紧表白说没有看过呢,宝琴呢,她既然写了那两首诗,就是认为看这类书是极平常的事,不需要装作没有看过。这就比上面那四个人高了一筹。这也足以显示出起思想的先进与超前。

  不仅怀古诗中寄托感慨,她填的柳絮词也格调与人不同。“汉苑零星有限,隋堤点缀无穷”,众人评说到底是她的声调壮阔,并赞“几处落红庭院,谁家香雪帘栊”两句最妙。“三春事业付东风,明月梅花一梦。”“江南江北一般同,偏是离人恨重。”更明显地流露出幻灭之感和惆怅之情。可以说,在书中宝琴这个人物虽无多少故事,但其名下的诗词作品倒不算少,借此我们还是可以窥见她的胸怀阅历、心态气度。

  思想的前卫与薛宝琴的行走四方有着极大的关联,当时中国微弱的资本主义萌芽以及世界上的新的发展趋势她都有可能见过了,与所处环境想比较,必有所思,也就必然会有自己的观点看法,虽不惊世骇俗,却也足够与众不同了。其性格的完美,则是思想阅历的渲染熏陶所导致。

  薛宝琴的结局版本很多?还是因为红楼梦本身的“迷”性,而被后来的续作者们忽视了?实际上,从书中的蛛丝马迹完全可以探究出宝琴的另一个结局。

  一、先扬后抑——不可解释的反差

  

新红楼梦薛宝琴,新红楼梦薛宝琴美到让宝玉惊叹插图(2)

 

  关于薛宝琴的命运,书中有限的交代是在凤姐要做媒的时候薛姨妈“半吐半露”的一句话,“那年在这里,把她许给了梅翰林的儿子”。至于宝琴的婚到底结成了没有,婚后的生活又是怎么样一种情况,书中并没有直接写。更奇怪的是,从四十九回开始一直风风光光的宝琴在七十一回贾母寿宴的时候最后的出场之后就开始被“宝钗姐妹”泛指,抄检大观园之后她们搬出了贾府。黛玉在七十六回时也因悲“宝钗姐妹家去,母女弟兄自去赏月”,而吟出了“冷月葬诗魂”的谶言。在曹雪芹所写的前八十回里,宝琴再也没有被交代过。而到了第九十回,她的哥哥薛蝌忽然冒出一句“琴妹妹还没有出门子,这倒是太太烦心的一件事”,然后九十二回又写了“果然薛姨妈带着宝琴过来”。后四十回颠三倒四的情节设置和人物关系本不足为奇,因为高鹗并没有能完全领会和继承原作者的创作构思,设置的主要人物命运都与前文的铺垫有很大的差异;至于一些伏笔,就更有可能被忽略掉了。

  而对于曹雪芹而言,他是不可能花费那么多笔墨去渲染一个不关键的人物

  的,他那样浓墨重彩地写了宝琴的出场、宝琴天生赢得人们的好感,写了宝琴的博学、宝琴的雍容华贵。她有着可与林黛玉媲美的才情和学识,却不似黛玉的清峻、飘逸和狷介;她同薛宝钗一样在人际交往中如鱼得水,却更多体现为一种无为而治的智者气度,而不像薛宝钗那样处心积虑地充满世俗气。对于宝琴,作者一定还有其他的话要说。

  对于高鹗何以在续写的开始为宝琴留了话头而又没有续得起来。合理的解释是他并不能为宝琴设置一个足以与钗黛湘们比肩的命运,于是也就放掉了(另一个可能是宝琴不是十二钗之一,所以备受忽略)。

  那我们就可以顺着高鹗的话头去展开自己的想象了(当然,这种想象的前提是要有理据的)。为什么“琴妹妹还没有出门子”会是薛姨妈的一项烦心事呢?问题在于那个从没有正面出场的“梅翰林”。按理说翰林应该是在京中做官的,而且薛家兄妹当初不就是因为“正欲进京聘嫁”吗?可到了五十七回,宝钗安慰邢岫烟,说的又是“偏梅家又合家在任上”。从入冬(红梅诗为证)到开春(邢岫烟已经换了夹的)有两三个月的时间(而且中间夹着新年),纵然是梅薛两家原先商量好要在京成婚,忽然调令来到皇命不可违(其实按官场常规,官员是可以在年后上任的),也可以成了婚再走。为什么宝琴的事就一而再再而三地推了良久呢?

  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梅家毁亲,所以才变成了薛家主母的“烦心事”。至于毁亲的原因,可能是由于薛家一贯名声不好;可能是由于翰林原本清贫,是为薛家的财势才结亲,现在放任地方肥缺,再看不起商贾家庭。第二种原因则是梅家遭到贬斥,所以才会走得不容置喙拖延,而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薛家的人都避讳讲这件事情。

  如果这门婚事就此了结,那宝琴的路就一定有更多的可变性。我比较倾向的是,薛家必然要有一个人能够提升整个家族的政治地位;更何况这个家族的财势也江河日下,必然要有人站出来力挽狂澜。不要忘了宝钗当初进京的使命是“待选”,却因为薛蟠犯事搁浅。而在元春“虎相逢大梦归”之后,“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四大家族也需要有新的力量在权力的中心为他们做后盾和保障。那么宝琴的命运几乎就这样被定了下来——她必然要成为元春的继任者,连她的名字(“抱琴”是元春的侍女)都命定了是元春的影子。

  二、无畏的谶言——薛宝琴的命批

  仔细观察过《红楼梦》的诗词曲赋的人不难发现,在全书诸多人物的一次

  次吟唱中,尽管书中的评价或有高低,但终归是林黛玉毫无争议地成为榜首。而自林黛玉以下,无论是在数量还是质量上,恐怕就得以薛宝琴的诗词为先了。《红梅诗》《怀古诗》《芦雪亭联句》《柳絮词》(而那个真真国女孩子的诗也可以算是她的),相较于在园林中驻足的钗黛作出的精致工巧的诗。

  

新红楼梦薛宝琴,新红楼梦薛宝琴美到让宝玉惊叹插图(3)

 

  宝琴的经历阅历使她的诗词充满了钗黛所无法比拟的磅礴的气势与浓重的历史感。而有趣的是,假使我们对于它们进行一定的联想,我们便不难发现其中的谶言意味。

  首先是“芦雪亭争联即景诗”,让我们看一看宝琴的句子——

  “——绮袖笼金貂。光夺窗前镜——”(富贵逼人,艳光四射)

  “——吟鞭指灞桥。赐裘怜抚戍——”(随帝巡视时的威仪赫赫)

  “——林斧或闻樵。伏象千峰凸——”(危机渐渐浮出水面)

  “——狂游客喜招。天机断缟带——”(性情的纯净与奔放)

  “烹茶水渐沸,——”(宫廷斗争的白热化)

  “——埋琴稚子挑。”(取孟尝君典故,为可悲之处掬一捧清泪)

  “月窟翻银浪,——”(备受冷落,危机重重)

  “——不雨亦潇潇。”(最后的悲凉)

  再看“柳絮词”的宝琴《西江月》:

  汉苑零星有限,隋堤点缀无穷。三春事业付东风,明月梨花一梦。几处落红庭院,谁家香雪帘栊?江南江北一般同,偏是离人恨重。

  第一句有宫廷气氛的历史感。关键是“三春事业付东风”“偏是离人恨重”,简直就是自我命运的认领。“三春”是红楼梦中的一个重要意象,代表了四大家族整个的兴衰荣辱。这一事业的“付东风”,点明了红楼梦最终的结局。而作为“离人”的宝琴,也只能是“含恨而离”了。

  完全可以想象,宝琴继承了元春和宝钗的事业,成为一脉血亲新的希望,并也一度在皇帝面前风光如意。然而,宝琴毕竟不同于认命的元春和奴性的宝钗,她的个性以及家族的不争最终导致了她在政治斗争的彼此倾轧中败下阵来——这就是宝琴的命运。

  三、不朽的灵魂——反传统的颠覆性

  

新红楼梦薛宝琴,新红楼梦薛宝琴美到让宝玉惊叹插图(4)

 

  在《红楼梦》中,宝琴某种程度上是作为林黛玉的才情形象副本出现的。除了联句之外,宝琴的独立创作更能体现她作为独立个体的特色,也能体现她与灵魂高洁的黛玉的共通之处,以及与媚俗的宝钗的本质区别。最为典型的是“薛小妹新编怀古诗”,它们具体地阐发了女性作为独立个体的独特历史感和史鉴原则。

  《赤壁怀古》抒发了勘破红尘的情绪,是一种在战争面前悲天悯人的人文情怀;《交趾怀古》表明了一种重纲纪轻谋略的政治操作立场,也就决定了她在精神上与讲求政治手腕的当时政治不和谐的态度;《钟山怀古》更是狠狠嘲讽了以隐士为名的官迷心窍;《淮阴怀古》大力赞扬了韩信的人格以针砭世态和感慨人生;《广陵怀古》贬抑了帝王的价值。接下来的五首更是由衷赞颂了由女子创造的历史,以及她们的高贵精神。

  一个在精神上如此崇尚自然和唾弃男性政治的清醒女性,囿于时代的限制而不得释放她独特的济世抱负,而最终被迫进入不得超脱的轮回,这不得不说是宝琴生不逢时的命运悲剧。

更多奇闻异事请关注(芝麻世界www.zmbug.com)

标签

热门搜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