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未解之谜 发现世界之最
解密世界之谜 猎奇有趣事件

如何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荷兰儿童:“从小看新闻!”

“妈妈,我看完新闻再回房间睡觉好吗?”

一年以前,当时只有九岁的儿子跟我提了这个要求,从而改变了他从出生起就一直保持的晚上八点前睡觉的习惯。

他口中的“新闻”,指的是荷兰国家电视台NOS每晚8点的时事节目。我和我的荷兰先生商量以后,答应了他的这个要求。从那一天起,他开始即时地看到发生在世界各地的时事动态,从自然灾害到恐怖袭击,从竞选到赛事。这改变的不仅仅是一个孩子的日常作息,也打开了他接触外界信息的窗口。

10岁的儿子小丹是荷兰小学六年级的学生。荷兰的儿童4岁入学,小学一共八年。六年级的小丹相当于中国四年级的小学生。我自己则是在国内读完本科后出国的,虽然已经在荷兰居住了17年,但因为工作的关系经常回国,也和国内的亲朋好友保持紧密的联系。国内亲友的子女跟小丹基本上同龄,我们也时不时会通过微信做一些育儿经验交流。

如何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荷兰儿童:“从小看新闻!”插图

 

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调查,荷兰儿童的幸福指数连续多年在全世界发达国家中排名第一,被称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儿童”。近几年,中文媒体上关于荷兰儿童生活的报道也常见诸报端。因此,我与国内好友的日常交流中,荷兰儿童教育的细节也成了关注的重点。

如何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荷兰儿童:“从小看新闻!”插图1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2016年针对发达国家儿童幸福指数的调查报告,对29个发达国家的儿童在物质幸福、健康安全、教育、行为风险、居住环境五个维度进行评分。荷兰的综合评分排在第一)

从儿童新闻到“大人”新闻

荷兰似乎有一个不成文的习俗,孩子都是晚上八点前就上床睡觉了。在荷兰人看来,有规律的就寝和充足的睡眠,既有利于孩子身心健康注意力集中,也让全家生活作息精简有序。

荷兰公共电视台的新闻节目是从八点开始的,各种影视剧集娱乐节目则是从八点半开始。这也表明,晚间的收视群体是成年人,因为那时候儿童基本都已经就寝了。

所以小丹9岁时提出的要求也预示了他成长过程中的一个升级。对做母亲的我来说,让一个孩子收看八点档新闻,在一定程度上也意味着更近距离地接触成人的现实世界。

NOS是荷兰国家电视台,它的新闻节目最先报道国际要闻,国内要闻放在最后。由于地缘因素,这几年欧洲频繁发生的恐怖袭击事件在新闻中得到全面具体的跟踪报道。

如何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荷兰儿童:“从小看新闻!”插图2

 

(荷兰国家电视台NOS的八点档时事新闻)

和儿子一起看八点档新闻的最初,我下意识地保持了一份格外的敏感,时不时观察他对复杂话题和事件的反应,比如难民、叙利亚局势、伊斯兰国等等。我会小心翼翼地问他:这些你都明白吗?他若有深思地对我说:”妈妈,这些我原来都知道一些,《儿童新闻》里也报道过,不过现在我知道更多了。“

《儿童新闻》是荷兰国家电视台专门为荷兰9-12岁年龄段的观众制作的每日新闻节目。它的话题都是国际时政热点,但视角有所不同:它采用儿童的视角,照顾儿童的语境,把时政硬新闻通过通俗易懂的方式展示出来。它也常常以孩童为话题焦点。

如何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荷兰儿童:“从小看新闻!”插图3

 

(在《儿童新闻》担任了十五年主播的Milouska Meulens)

比如在难民问题上,节目会采访八九岁的难民儿童,让他们向荷兰的同龄人讲述个人经历。节目中没有宣讲也没有说教,完全的真实展现,就仿佛邻家孩子间的聊天互动。

《儿童新闻》节目安排在每晚6点45分播出,那个时段的很多电视节目都是属于儿童观众的。我曾经观察过晚间6至7点间的荷兰儿童节目,除了针对儿童的每日新闻之外,还有关于自然、生态、科技和文化的专题节目,制作精良,丝毫不因为观众是儿童而有所懈怠。

小丹告诉我,在学校里的午餐时间,同学们会一起看《儿童新闻》重播,还会就新闻中的一些热点话题展开自由讨论。我想象着这个画面:一群9、10岁的孩子一边嚼着三明治,一边面对着讨论着现实世界正在发生的各种悲喜动荡。难怪小丹在收看八点档新闻时没有表现出诧异,也许是因为他早已通过《儿童新闻》接触到了真实的现实。

如何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荷兰儿童:“从小看新闻!”插图4

 

在我和先生眼里看来,这种对世界进阶式的认知过程从容而理性,也自然而然地激发了孩子的好奇心与探索世界的欲望。

课堂议政:“反对也需要理由”

收看八点档新闻时,小丹特别专注。他说,班上除了他之外,只有少数几个同学也看“大人”新闻,八点钟以后才睡觉。对此他特别骄傲。对时事更多的了解让他在课堂讨论时有了更多的谈资,也带动了他对于更多具体议题的钻研。

比如有一次,他让我先生花了两个晚上的时间,边看地图边给他讲述伊斯兰国的形成。又比如,今年荷兰大选投票日前,他要求跟我一起做在线政党测试,想看看自己的观点跟哪个政党的立场更吻合。

从去年的美国大选到今年的荷兰议会选举,小丹和他的同学们所投入的关注度不亚于对世界杯欧洲杯足球赛的热情。荷兰作为北约盟友,从来都很关注美国总统选举,因此去年美选期间贡献了大量的媒体篇幅和电视报道时段。小丹和他的伙伴们都不喜欢川普。“看新闻的时候,川普一出现,我们就一起喝倒彩。“ 我问他,老师怎么反应?小丹告诉我,“老师问我们为什么要喝倒彩,说反对也需要理由…“

不过,这群小学生更关心的还是自己国家的政治动态。今年三月荷兰大选前后,小丹的班级里有过几次关于大选的课堂讨论。讨论之后他对我说,如果自己可以投票,会考虑左翼绿色联盟或民主66党。我问为什么,他说他认为环境非常重要,左翼绿色联盟以环境为主,符合他的理念;而民主66关注教育和福利,他觉得也非常重要。

他兴致勃勃地跟我描述课堂讨论的情况,“班上大多数同学也是支持左翼绿色联盟或民主66,个别居然支持维尔德斯(编者按:维尔德斯是荷兰民粹主义政党自由党党魁)于是我们就开始抗议,大家一起高呼自己拥护的党派的名字,我觉得特别带劲儿!”

如何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荷兰儿童:“从小看新闻!”插图5

 

(被称为“荷兰特朗普”的威尔德斯在《儿童新闻》节目里与儿童互动)

说到这里,他满脸孩子气地咧嘴大笑,尽兴而肆意。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们老师不制止你们呀?“我故意逗他。“才不!老师觉得我们有这么强烈的观点非常好。”小丹说。

荷兰结束议会选举迄今已经好几个月了,却迟迟未能成功组阁。小丹所支持的左翼绿色联盟和民主66党都在选举中胜出,有望成为执政党之一,因此他对荷兰时政依然保持强烈的关注。

在自由和理性中成长

从母亲的角度来说,让孩子观看“大人”新闻,就还有一点担心就是新闻中可能出现的暴力血腥画面。

的确,从他去年开始收看八点档新闻起,已经直面了一系列残酷甚至血腥的画面。尤其是去年12月,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在安卡拉出席画展活动时遇刺身亡,新闻报道播放了现场被拍摄下的整个过程。我非常担心画面对当时还不满10岁的儿子造成刺激,而小丹却很镇静地对我说,妈妈,这好吓人,不过我不害怕啦,我觉得这个摄影师好勇敢,居然都拍下来了。

有时候,我也会很多虑地认为儿子是不是有些早熟,但他始终还在做着这个年纪孩子做的各种事,打游戏恶作剧时不时丢三落四。他在一步一步地认识这个世界,身边的事,地区的事,其他地方的事。于是我越来越放心,越来越确信,儿子正在自由和理性中成长着。

他所成长的这个社会以一种平等和尊重的方式滋养着儿童以及青少年。无论是尽心尽力的《儿童新闻》制作者,还是豁达宽容的学校老师,他们带给这些孩子们的不是过度的拔苗助长,也不是强制的指令教条,而是像同路伙伴一般的搀扶与交流。

儿子和他的同学们一边享受童年的放肆与自由,一边进阶式地接触和了解着真实的世界。我常常在想,对于在如此环境中成长的荷兰儿童,带给他们幸福感的肯定不是粉饰的童话,也不是隐瞒的碎片,而是真实的表达和由衷的体验。

一起来探索未解之谜,猎奇天下奇闻,未解之谜网,世界未解之谜从这里开始解密!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未解之谜:如何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荷兰儿童:“从小看新闻!”

相关推荐: 民间的神婆是怎么成的,民间神婆真的有那么灵吗

在中国会有一种神秘的职业叫灵媒,俗称也叫神婆,可以通灵算命,是算命比较准的一种。大多数是老太太,这样的人不多,往往一个县或一个地区才有这样一个出名的”神婆”,但全国各地都有,”神婆”们受到当地人的尊敬,是人们心目中的”半个神仙”。下面小编整理了一些资料一起来看…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芝麻世界 » 如何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荷兰儿童:“从小看新闻!”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芝麻世界 探寻未解之谜

解密世界之谜科普知识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